zhongguoxiaokang
登录 | 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滚动播报: 中国政府网    新华网    人民网
高端在线  
习近平谈黄河,这几点很重要
李克强:促进经济平稳发展和民生持续改 ...
韩正: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 只会越 ...
扶贫办:有序引导资本流入贫困区优质项 ...
五年了,习近平讲的这些话越读越亮 ...
李克强:确保完成全年经济发展主要目标 ...
赵克志:推动新时代公安工作更大发展进 ...
调研报告  
全国政协“改进校园餐食管理”调
全国政协监督性调研组来湘调研精准扶 ...
民革中央副主席兼秘书长李惠东到洛宁 ...
全国政协就脱贫攻坚工作在山西省调研 ...
全国政协“推进养老服务供给侧结构性 ...
民革中央重点调研聚焦“一带一路”西 ...
杨培森在江西赣州调研行业对口帮扶工 ...
聚焦三农  
中共中央办公厅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
绵阳市狠抓“四个调” 推进农业供给侧 ...
立足"三农"服务城乡百姓 ...
打赢脱贫攻坚战开创三农工作新局面 ...
精准扶贫 深耕“三农” ...
创建国家级农业产业园助力农业现代化 ...
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守住三条底线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调研报告

四川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调研:一喜一忧看账本

时间:2017-03-22 人阅读 评论
来源:人民网

制图:郭祥

  编者按: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两会参加四川代表团审议时指出,重视农业,夯实农业这个基础,历来是固本安民之要。要坚持市场需求导向,主攻农业供给质量,注重可持续发展,加强绿色、有机、无公害农产品供给,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优化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形成农业农村改革综合效应,推进城乡发展一体化,就地培养更多爱农业、懂技术、善经营的新型职业农民。

  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当前“三农”改革的重中之重。四川是我国传统农业大省,在改革中,他们有什么难点,有什么突破,有什么经验?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走进四川,走进村民陈友兴、赵泽如耕种的那片土地。

  “小麦不赚钱,今年我要少种些!”陈友兴老汉说这话时,已经减了1亩小麦、加了1亩油菜。在他身后,是3月春光里金灿灿的油菜花海,“这块是我的油菜,那块是小麦,大伙春天里都种这两样。”

  在中国,在四川,在德阳市中江县通济镇圣寿村,陈友兴都是一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农民。61岁的他,一辈子只会种地。

  陈老汉的账

  今年和往年不一样,陈友兴把小麦和油菜做了些调整,“我今年种了3亩多油菜,比去年多种1亩,小麦从8亩多减少到7亩多。”总面积还是11亩,结构有了微调。

  为什么要多种油菜,减少小麦?

  “因为小麦不值钱!”老陈想起去年的小麦行情,一阵郁闷,“小麦上市的时候才卖9毛多一斤,比起价钱好的时候卖1块3,亏了4毛钱一斤。我去年收了5000斤小麦,才卖4500多块钱。”

  4500多块钱是啥概念?

  “我给你算笔账就晓得了,反正去年种麦子基本赚不到啥子钱。”老陈掰起指头,一笔笔算起了成本账。

  “去年我那8亩多小麦,请人打整耕地要100块一亩,肥料大概100块一亩,5块一斤的种子要30斤,种小麦农药成本高,治蚜虫、白粉病、条锈病、除草等,要200块一亩,后来,收麦子租农机要120块一亩,请人转运麦子要花200块。我自己在田里劳作还不算钱,你看加一起好多钱?”

  把一年种小麦的成本加起来,竟达到了4510元。

  相比小麦,种油菜效益如何?

  老陈又算了起来:请人翻地100块一亩,种子20块一亩,化肥150块一亩,农药和除草80块一亩,请人收割要150块一亩,晒菜籽等自我劳作不要钱,这样每亩油菜的成本是500块。

  “我去年种油菜两亩多,亩产400斤,每亩油菜籽卖了900多块钱,刨去成本,相当于每亩可以赚400多。”老陈说,“油菜价格是时涨时跌,小麦就不行,一直是个低谷价,相比还是种油菜划算。”

  陈老汉的愁

  为什么11亩地不都改种油菜?

  “我倒想啊!但我大部分的地是旱地,不适合种油菜,所以还得种小麦。”地理上的“先天短板”,让老陈对调整种植结构感到无可奈何。

  那为什么不把旱地改种水果等经济作物?

  “水果那些不得行哦。”老陈连连摆手,“你说种小麦油菜这些,它再跌,价格还有个底,种水果就没得底了,遇到亏的时候,怕是会血本无归,行情不好判断啊。”

  老陈想起以前种枇杷的经历:“没技术也不行啊,采收只有六七天时间,提前采吃,太酸了,过了时间又掉果,不好把握。另外还有销售问题,你短时间内找不到买家,储运又解决不了,岂不全在屋里放烂了?”

  想要改变现状,摆在老陈面前的似乎有很多条路,但当他真正走下去,却发现哪条都不好走。

  “这种地,我算了几十年也没算发财。”老陈笑了,“我们这样的农民,年纪大了,没得劳力,打工都没人要,也没啥子新技术、新知识,不敢搞投入大、风险高的农产品。村里的年轻人又不愿种地,都跑出去打工了。”

  老陈的经历,反映出农村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个困境。

  “我们做过关于粮食适度规模经营的调查,留在农村的人,其年龄、文化结构都堪忧,自2013年以来,情况改善不大。农村缺少知识、创新和劳动力,这对农业结构调整、农产品品质升级、培育新型农民等都是不利的。”四川省农技推广总站副站长乔善宝说。

  “我只能继续种下去,一是不想让地荒了,二是盼着某一天自己种的东西价钱好,还能赚点。”老陈站在田埂上,满眼都是油菜花,“地不种也不行啊,地荒了,人就慌了。”

  登录 / 免费注册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人才招聘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中国小康建设研究会 2012-2018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六里桥甲一号院悦都大酒店写字楼四层 邮箱:xiaokangyanjiuhui@163.com
备案号:京ICP备12030029-1
  • 中国小康建设研究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