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ongguoxiaokang
登录 | 免费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滚动播报: 中国政府网    新华网    人民网
高端在线  
习近平的2019上半年:夙夜在公,勇
辛识平:让残疾人的人生同样精彩—— ...
王毅:印方修宪将改变克区现状,引发紧 ...
辛识平:祸港乱港头目必将自食其果 ...
习近平: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 ...
习近平总书记牵挂的民生事之“住有所 ...
辛识平:让亿万人民都有一个温暖的家 ...
调研报告  
全国政协“改进校园餐食管理”调
全国政协监督性调研组来湘调研精准扶 ...
民革中央副主席兼秘书长李惠东到洛宁 ...
全国政协就脱贫攻坚工作在山西省调研 ...
全国政协“推进养老服务供给侧结构性 ...
民革中央重点调研聚焦“一带一路”西 ...
杨培森在江西赣州调研行业对口帮扶工 ...
聚焦三农  
中共中央办公厅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
绵阳市狠抓“四个调” 推进农业供给侧 ...
立足"三农"服务城乡百姓 ...
打赢脱贫攻坚战开创三农工作新局面 ...
精准扶贫 深耕“三农” ...
创建国家级农业产业园助力农业现代化 ...
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守住三条底线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调研报告

深度调查:草房子,农村孩子的梦有多远?

时间:2017-03-20 人阅读 评论
来源:人民网

2.jpg

  题记:“进不去的城市,回不去的农村”,广大农村地区的青壮年纷纷出外打工,留下一个几乎只有老人和孩子的村庄。那些进了城的年轻父母能否留在城市,那些在村里的“留守儿童”如何成长,那些早早辍学的农村孩子会否形成“代际贫困”……带着这些问题,今年春节前后,人民日报记者在江苏省盐城市、河南省南阳市的农村进行蹲点调查,从中发现处于不同发展水平的两地农村中的“同”与“不同”,感受农村孩子成长的忧思与希望。

  “油麻地小学”——

  村小在逐渐消失,城市化的区域差别仍然很大

  桑桑、纸月和秃鹤们已经老去,水塘、芦苇、草房子也没了影踪,但两排当年的校舍还完好保存着。这里是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的母校,曾经的江苏盐城市盐都区周伙小学,《草房子》中“油麻地小学”的原型。

  因为学生数量过少,2002年,周伙小学被撤并至两三公里外的中兴实验学校。“学校人数最多时有将近200学生,撤并那年,也就只有三四十个学生了。”曾任周伙小学校长多年的张宝香有些惋惜地说,“曹文轩父亲当校长时,精心设计建设的周伙小学校园可美了,是我们这一带的‘村小之花’呢!”

  张宝香今年69岁,目睹了周伙小学的由盛到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农村小孩多,村村都办有小学,周伙从1969年起还同时办有初中;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随着农村适龄儿童的减少,以及农村人出外打工进一步带来农村人口的减少,周伙小学的规模不断萎缩,直到15年前被撤并……

  63岁的周金才,是曹文轩儿时最好的一个玩伴,他家三代人的读书经历,浓缩着半个多世纪以来当地农村孩子的成长之路。

  周金才在周伙学校读完了小学和初中,又到附近的高中就读,高中毕业后进了大队砖瓦厂当工人,再后来又成了农民。周金才的三个子女,同样在周伙学校读的小学和初中,两个女儿初中毕业后辍学,回家种地、养猪,最小的儿子则读完职高后出外打工。如今,周金才的孙辈当中,除了大女儿家的孩子正在读高中外,二女儿、儿子家的孩子都在盐城市区的小学读五年级,“姐弟俩都在盐城买了房,女儿在一家食品厂打工,儿子是一家快递公司的管理人员。”周金才介绍说。

  周伙村党总支书记杨寿宝介绍,周伙村2300多口人,青壮年几乎全部出去打工了,目前在村里居住的,40岁以下的人不足三分之一,而且主要是妇女和婴幼儿,“农村现在是老年人的农村了!”

  像周金才子女那样在城市买房的农村人越来越多,盐都区教育局负责人介绍,近5年间,城区为新建商品房小区配建了6所中小学,但仍然满足不了新增的教育需要,“教育建设已经快跟不上城市化的进度了!”

  2016年初,盐都区最后一所村小被撤并,所有乡镇只保留一所中心小学。

  城市化带给农村教育的变迁,在中部省份也开始初步显现。今年春节,记者返乡回到河南省社旗县农村,发现这里村小的规模也在萎缩。

  几个村子中间,一片麦田环抱着一所由两栋小楼围成的小学校,以所在行政村的名字命名为“小河陈小学”。小学不是完全小学,只有一至五年级五个班,在校学生220多人,六年级被集中到了镇上的中心小学。

  30年前,记者在这所小学读书时,它是一所五年制的完全小学,在校生稳定维持在200人左右。当时的村小条件很简陋,两排瓦房,高年级的课桌是用砖支起的长木板,低年级的课桌还是泥巴糊成的“泥桌”,教室有窗户却没玻璃,天冷时就蒙上塑料薄膜来遮挡风寒。

  王书玉老师在这所村小任教将近30年,她说:“这30年,学校除了硬件有比较大的变化,学生数量一直还算稳定。”王老师解释说,稳定并不是因为村子里人口稳定,而是施教区的不断扩大:过去,这所村小的学生来自本行政村的3个村庄;现在,这所村小接纳的已是3个行政村差不多9个村庄的适龄儿童。“附近的两个行政村原来的小学,如今是只有一二年级的教学点了。”

  村小的老师介绍,小学生数量减少的原因,首先是因为适龄儿童减少,其次也跟农村人到镇、县城甚至地级市买房有关,“但是这些比例不大,估计也就10%多一点,90%的孩子还是在村小上学。”

  在村里调查发现,正如村小老师所言:村里45岁以下的青壮年绝大多数都在外打工,而且多远在苏南、天津等省外,很少有人把孩子带在身边上学,而是选择了把读小学、初中的孩子留在村里的爷爷奶奶身边读书。

  “在咱村里小学上学,便宜!城里的私立学校太贵了!”西邻大哥深有感触。大哥的儿子在城里打工,常年不在身边,三个孙子女全都是在村小上学,大孙女已经到镇中读初二了。

  村里出外打工的青壮年,只有少数人家在城里买房,而且主要是为了儿子结婚,买房是女方提出的主要条件之一。“咱们这里的城市化,只能说是刚刚起步,村小还是要坚持越办越好!”王书玉表示。

  从东部省份的周伙小学,到中部省份的小河陈小学,同一纬度上,直线距离不到700公里,城市化进程的不同,决定了不少村小还将要长期坚守下去。

  登录 / 免费注册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人才招聘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中国小康建设研究会 2012-2018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六里桥甲一号院悦都大酒店写字楼四层 邮箱:xiaokangyanjiuhui@163.com
备案号:京ICP备12030029-1
  • 中国小康建设研究会